舞剧《天路》:从一首歌到一部剧

  张柠和白烨都关注到《平凡的世界》中人物形象的塑造。张柠认为,中国100年来长篇叙事文学中留下的可以被记住的人物形象很少,孙少平、孙少安的人物形象立住了。白烨说:“《平凡的世界》精神蕴含丰厚,尤其是少安和少平,他们就是普通人,是普通农村青年,在艰难困苦中把握自己的命运,不向命运低头。他通过两个农村青年命运的遭遇与转折写出了时代跟社会的变化,比如改革开放没有到来的时候,他们几乎走投无路了,少安在村里已经当队长了,少平还没有上学,穷困、没钱、没权,造成的自卑沉重地压着兄弟俩。改革开放以后他们抓住了机会,少安开始搞承包,办砖厂,开始有些机会了,能展示自己,使自己可以把握命运。包括少平后来离开,都跟时代密切相关。时代不变,他俩的命运很难改变。”

  但是《平凡的世界》并没有一味耽溺于现实。“他写了大量外国文学名著对少安和少平的影响。比如少平上学的时候看到了《创业史》《简爱》,少平去了煤矿之后还看《红与黑》。某种意义上讲,文学作品所呈现出来的另外一个世界,让他们除了现实之外好像还有另外一种向往性的东西。”白烨说。

  张柠认为,路遥的写作在当时比较像现实主义写法,但并不是19世纪的批判现实主义,他有浓烈的理想主义色彩与浪漫主义情怀。“路遥对世界的理解以及他对世界的呈现就是他要坚持的现实主义,这种现实主义就是文艺复兴以来确定的人本主义精神——个人有自由选择的权利、自由选择的能力以及承担选择后果的能力。孙少平和孙少安就是这样的人,不断地选择,不断地承担自己选择的后果,文学作品呈现出来的人的成长经历,人的经验展开的过程本身构成了这个小说完全的自主价值,不需要求助于别的东西。”

  白烨也谈到《平凡的世界》在描写生活场景方面的一个很大特点是,始终在城乡交叉地带特殊环境氛围中写人物。比如说通过城里把现代文明带进来,会让你心境摇动,很多东西会给你带来新的诱惑和吸引,让你很难抉择。比如孙少安基本在双水村,后来到石圪节,砖厂越办越大,但总体没有离开这里,而少平是一步一步地在往外走。如果说还有第四卷,我觉得少平的煤矿不是归宿地,他还会往外走。

  现场,大家也谈到近些年《平凡的世界》受追捧的热潮。《平凡的世界》是几个学校的大学生借阅排名第一,马云说对他影响最大的是《平凡的世界》,潘石屹也说《平凡的世界》他读了七遍。白烨认为,正是因为书中表达了人人共有的情感,尤其是有乡村文化背景的人在逆境中向上爬的勇气。年轻人看这个书,大部分都具有这种给你加油打气的功能,这是我们对这部作品保持敬意的最大原因。”

  原标题:《平凡的世界》出版30周年,路遥的理想主义色彩与浪漫主义

1 2 3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日本毛片高清免费视频 » 舞剧《天路》:从一首歌到一部剧

赞 (0) 打赏

评论 0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