高温席卷中亚 个别地区地面温度达70摄氏度

  这次拍摄《祖宗十九代》,刚进剧组时,岳云鹏觉得自己的状态不好,没有达到师傅的预期。郭德纲没说什么,也没发脾气,这让岳云鹏更有压力,“我不希望自己掉链子。”他又去读了一遍剧本。

  他记得清楚,后来有一场戏,拍完后,师傅拍着他的肩膀说。“不错,不错。”再到后来,他和演员吴秀波对戏,“特别好,特别好,我这次用你,我很大胆,但我没想到你给了我一个不一样的小岳。”师傅给了他这样的评价。“对于这部电影,我全力以赴,问心无愧,需要我做什么,我做什么。”岳云鹏对《中国新闻周刊》坦言。

  师徒多年,在岳云鹏的印象里,师傅郭德纲对他的口头认可,只有两次。2015年,在北展演出,他是倒数第二个表演,师傅压轴,那次的演出是对传统作品的改编,岳云鹏自己对那次改编很满意。“今天这个活特别好。” 表演结束后,他下台,师傅上台,擦肩的片刻,师傅说了这句话,这算得上岳云鹏在师傅这里得到的最高赞美。

  赞美极少,批评常有。岳云鹏对《中国新闻周刊》回忆,前些年,师傅经常会当着一屋子人的面骂他,说一些难听的话。“我也是个男人,我也是有尊严的,你干吗这样骂我。”他也委屈,不过他愿意把这视为师傅对他的磨炼,“他说的都是对的,我只能那么想。”

  近一两年,他和师傅同台的机会少了,不过在一起的时间更多了,一起录制综艺节目,一起拍电影,师徒之间不怎么交流,“他不跟你聊,也聊不动”。这样的相处状态,岳云鹏觉得很累。

  舞台上,郭德纲是为大众制造笑声的喜剧人。舞台下,郭德纲不爱热闹,喜欢安静,经常沉默,发呆是让他快乐的方式。他不愿向他人倾诉自己的喜忧,也没有人将他视为倾诉的对象。“高兴的事,跟别人一说,像是显摆,心里别扭,跟别人说,人家也帮不了你,还挺丢人的。”郭德纲说,“哪有那么多人值得你去倾诉啊。三天没人串门,我心里痒痒,有人来了,刚待了五分钟,我希望他赶紧离开。”

  书房是郭德纲独处的空间。“看书,写字,画画,发呆”,是他独处时的生活状态。午后的阳光透过窗户照进来,恰好落在桌上的盆栽上。郭德纲坐在那里,望着被阳光照亮的鲜花,常常一坐就是两个小时。“看着,呆着,就挺好。”

1 2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日本毛片高清免费视频 » 高温席卷中亚 个别地区地面温度达70摄氏度

赞 (0) 打赏

评论 0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